站内查找

红网新化站旧站 新化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 新化新闻网 收藏本站 收藏新化新闻网 在线投稿  投稿邮箱
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股份有限公司 红网新化站
  新化新闻网站内位置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红网新化分站 > 人文地理 > 梅山文化 > 内容阅读  
资江商业史上的传奇——毛板船与宝庆码头

  早前新化商业一向不发达,“民力耕桑而少事商贾”,但清末民初时期,新化发挥了资江主航道的优势,把大量的物资,包括农副产品中的土纸、茶叶、木材、楠木、玉兰片、茶油、苡米、棕片、五倍子、花生、土布、生漆等,工业手工业中的煤炭、锑品、熟铁、石灰、鼎锅、陶器等大量外销,在运输中不断积累经验,创造性地发明了资江河道中独有的运输工具——毛板船。毛板船无疑是资江两岸人们智慧的结晶,在湘商史上写下了很得意很辉煌的一笔,在世界航运史上写下了一段精彩的传奇。同时,毛板船促进宝庆码头的形成和发展。宝庆码头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产物。宝庆码头尽管地处大都市武汉,离新化县城远隔上千里,但这一带当时有上万户住户,百分之八十至九十都是新化人,到了宝庆码头,到处听到的都是新化话,就像到了新化县城一样,因而曾被称为新化的一块“飞地”,也被誉为新化人的第二县城。

  一、毛板船

  资江承载着新化及梅山地区与外沟联的重任,古已如此,始于何时,无从考究!新化山野里蕴藏着丰富的锑矿、煤矿,还有铁矿、朱砂金及其他稀有矿物。据新化县志记载,清乾隆年间,新化开始大量挖窑采煤,煤炭主要运销益阳、长沙、汉口、靠卖煤换回粮食、布匹及百货。此外还有大量的地方土特产,以及手工业品和工业品,都必须通过资江外运,在这种情况下,资江的水上运输就变得极其重要,且运载量需求加大。

  那时,资江河上主要运载船只是洞舶子、摇橹船、千家船(也叫鳅子船)及其他小型木帆船,还有竹排木排等。摇橹船主要在资水两岸来回及就近客运。鳅船可载四十吨,航路以邵阳至新化再至益阳为主。洞泊子船可载五吨,夫妻两人操作就行了,这种船大都是行驶在新化至邵阳河段。以上这些船远远满足不了需要,加之资江号称七十二滩,在新化境内有名的险滩就有五十三个,滩上礁石森列,航道狭窄,稍一不慎,就是触礁烂船的危险。在这种情况,梅山地区特有的运煤船只——毛板船诞生了。

  毛板船始创于何人何时何地?有好几种说法,但一般的认为始于新化洋溪。

朱佛郞绘制的《上梅绘制》中的杨海龙及毛板船

  嘉庆二年(公元1797年),新化洋溪船民杨寿江、罗显章试制成吃水浅、船肚大利于水浅滩多河道航行的洋溪船,接着罗显章和陈冬生又在洋溪船的基础上,制造一种载重30吨的新型船——“三叉子”,装煤专跑益阳、长沙、汉口、这就是毛板船的雏形。

  嘉庆四年(1799年),洋溪杨家边船户杨海龙运输蚀了本,回到新化,赊购了罗显章、陈冬生的“三叉子”船,运煤到武汉去卖。船到汉口,煤炭赚了钱,他见那艘“三叉子”已经破旧,返航又多费时日,就把它拆掉当木材卖了。汉口木材昂贵,卖木材的钱带回去再添一点就可再造一艘新船,既赢得了时间又可以及早还清赊船的欠款,可谓一举两得。

  杨海龙轻装回乡,比驾船返航省了个把月时间?;骨辶寺?ldquo;三叉子”的赊帐,手里买煤炭的钱和造新船都有了,就赶造新船运第二次煤去汉口。

  这回他有了经验,既然把船当木材卖可以收回大部分造船的本钱,就索性省工省料,只要船能把煤载运到汉口就行了,又按装载煤的特点,在“三叉子”底宽肚大的原型上加以改进,造成了第一艘“毛板船”。

  “毛板船”,顾名思义,是用毛糙的木板造成船舶。传统习惯,造船力求坚固,船帮都用整条的杂木,船底用厚实的椆树板子,这类的木材价值都很昂贵,修造也很费工力。改用廉价的松木板,木材成本低,造船的工价也节省了很多;反正到了汉口要卖掉的,所以也不用刨光滑,涂桐油,让它毛毛糙糙,能装运煤炭就行。后来不断改进,整艘船全部用八分厚的松木板拼钉而成,就是名符其实的“毛板船”了。

  杨海龙成功了,十多年间积资数十万,“毛板船”也不断改进,从业的队伍不断壮大,遍布资水沿岸有煤炭资源的各地,采煤业也因此蓬勃发展。

  成型的毛板船载重可达一百二十吨以上,最大的可达二百吨,最小的载重也在六十吨以上。船长五丈多,宽一丈二尺,吃水四五尺。毛板船与普通船的外形差不多,由敞口船舱、四根桡橹、桅帆等组成,船舱由四个挡板分开五格,很简陋。只是造船用的木料粗大,用马钉(一种外形似大括号的大铁钉)钉好粗木板后不加整修,在板与板的缝隙处抹些桐油石灰浆防漏,船表不上桐油,船体很毛糙,所以叫做“毛板船”。毛板船造船木料主要是用刚锯开的松树毛木板,因它仅用马钉钉制而成,不如鳅船、摇橹船、洞驳子结实,一旦不慎碰上礁石即碎裂,俗语以蛋壳比之。在使用机轮船以前,毛板船算得是资江上的庞然大物。

  毛板船是新化人的独创,是世界航运史上绝无仅有的专供运煤的“一次性使用”船舶,到达目的地后船板就可拆下来当做木板卖,不必返航。其规模之宏大,影响之广泛,在当时是无与伦比的。

  杨海龙发了大财,在洋溪买了四百多亩田,以后定居益阳,在益阳买了四十多栋铺,几百亩湖田,嘉庆二十三年(1818年),他年逾古稀,捐出益阳的铺面与湖田的一半做为毛板行会基金,举荐陈冬生为负责人,创建了新化毛板公会。从此毛板行业与从业的船工水手有了组织,对行业的发展与员工的福利保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1946年又成立汉阳县毛板同业公会,会员73户,其中汉阳武圣庙河沿有50户,其余分布在汉口朱家巷、宝庆码头一带。

  从运输经营的观点来看,毛板船是最理想最合算的运输工具。第一,它本身就是货物,达到汉口后拆板子卖了,得价完全可以再买一艘新的毛板船,这样就无需计入成本。

  第二,它的载运量大,用同样多的员工可以最大限度地运输更多的煤炭。经营者只需付出船工的工资和沿途的伙食费用,其余的赚头都属纯利润,通常能获利三倍。从资金启动到本利收回只要个把月时间,一千元就变成了三千甚至四千,这种生意当然大家争着做,船当然也越大越好。

  船大,载重多,吃水也深,资江滩多,滩中水浅不到三尺,枯水季节根本不能航行载重的大船。这不要紧,春夏之季雨水多,溪河经常涨水,只要水涨高七八尺,就可以放得毛板船了,所以梅山地区河边两岸的人,都习惯地把涨到七八尺以上的河水叫做涨毛板水。一般从二月涨桃花水起,到五月涨龙船水,这段时期有四个月的时间,至少也能涨五到七次毛板水,足够放船之用了。

  要河里涨水才放船,这也是毛板船的特色。涨了水,水位提高,便于载重船航行。但涨水时水的流速加快,资江多峡谷,洪水被峡谷所束,奔泻更为湍急,而航道曲折,岩礁错杂,更增加了航行的凶险,能否顺利航行,关键就完全系于舵工的经验与机智了。所以毛板船上的舵工身价很高,一般从新化放船到益阳只要两天至两天半时间,舵工放一趟毛板,工资普遍是银元六十元,红牌舵工八十到一百元,最高时雇到一百二十元。毛板船上雇用一个扳招的(船头前的副舵),八个桨手(叫弟兄也叫搭褙子),桨手们每划一趟益阳只有工资五、六元,扳招的十一、二元,他们九个人;工资合起来还没有舵工师傅一人的多,由此也可以看了舵工在毛板船上的地位。此外还有一个代老板管事的长守。

  过去资江河道上没有水文标志,资江新化段习惯上有三处作为放毛板和行船的标记:一是把东门外大码头的石级作为标记,一个石级叫一个磴,高五至七寸,通常河水涨上了十一、二个磴就可以放毛板了??墒撬铺笠膊荒芊糯?,船在那样大的水势中很难驾驭,更无法傍岸,所以大码头的水涨到了二十几个磴,毛板船也不能开,这叫水小了不能放,水大子也不能放。二是枫林码头前的渡石塘,上游船夫们通过渡石塘边的磐石来察看水位,只有到了规定的水位,新化上游一带方可行船放毛板。三是游家镇大洋江江口有块毛板石,历来作为大洋江及资江下游行船放毛板的标石?!蹲仕哺琛分兴?ldquo;萝卜园底下湾毛板,毛板石上水位观”,讲的就是这一段放毛板都以该石来观察水位。

  毛板船体积大,载重多,本来就不大灵便,又要在涨大水的时候放,船被水势所裹挟,稍一偏离主航道会触礁撞岩,风险性特别大,打烂船是常事,做毛板生意的弄不好就血本无归,倾家荡产,所以,不论是当老板或是当船工水手,放毛板船都有很大的冒险性,这也是毛板船的特色,同时也反映出新化蛮子不信邪敢拼敢闯的性格。

  当老板的敢冒险,是因为老板的利润特高,流行的说法是:“十艘毛板中途打烂了七艘,只要有三艘到达汉口就有赚头”。这话并不夸张,真的一河水能放十艘毛板船的大老板,当然是有赚不蚀的,倒霉的是那些资本并不雄厚的中小业主,一次只能放一艘两艘船,第一次船丢了,可能尽其所有加上亲朋的借贷,重整旗鼓再搞第二次,如果第二次仍然倒霉又打烂了船,那就一辈子也爬不起来了。不过做毛板生意赚了钱的还是多数,所以每年新化总有两千艘以上的毛板船放到益阳、汉口(中途沉没的还不计算在内)。以平均每艘毛板载煤100吨计算,每年要输出二十万吨以上的煤炭,以每吨煤炭银元八至十元计算,每年要换回二百多万元的现金或粮食布匹,这在当时是一个了不起数目。

  当毛板船的舵工水手更是冒生命的危险,在阎王爷的鼻子下面抢饭说。不过毛板船的工资高,普通的船工搭褙子,每年只在春夏之交划得五、六次船去益阳,就能赚得当长工两年的工资,下半年还可以干点别的。当舵工的更不用说,放一趟毛板就可得到十多担谷子的工价,一年放五趟毛板,就是一百多担谷子,还不要当粮纳差,比一个中等地主还强。年青人十几二十岁下河拉搭禙,熬得十几二十年就有希望进档拿舵把子当舵工,这就是水手们最高的希望。

  正是因为这样,在没有别的出路的情况下,上毛板船拉搭禙是沿河人家年青子弟最好的出路,不管再担风险,不愁没有人去放毛板。

  沿资江河与它的支流的两岸流行着一首滩歌:

  驾船要驾毛板船,骑风破浪走江天。

  一声号子山河动,八把神 卷神鞭。

  船打滩心人不悔,艄公葬水不怨天。

  舍下血肉喂鱼肚,折断骨头再撑船。

  资江河每年都要吞噬成百艘船舶,毛板船全都是用八分厚的松木板子拼钉而成;真像个蛋壳一样,一碰就烂,出事的更多,每一河水都要打烂几十号船。资江七十二滩,最凶险的灵滩、洛滩,河边两岸的小孩都会唱:“灵滩洛滩打烂船。”另外还有两句流传很广的谣歌——“灵滩洛滩的人不种田,一年四季靠翻船”。

  为什么靠翻船?因为这两条滩上翻船沉船最多,船一出事,船里的货物行李漂得满江都是,可以捡“洋捞”,救得起落水的人可以得到一笔酬谢。所以一见有船航向不对头,滩边的小划子就准备出发救人捡财物,这样的小划子灵滩洛滩沿岸有几十只。当然,划子第一是救人,所以尽管船出事的很多,但落水的人只要抱住一支大招或是舵扇就能保住性命,会点水的只要抱住船板能挣扎一段时间,就有划子来救了。

  凡是吃河路饭驾船的人,十个有九个曾经打烂过船落过水,死人的意外也经常发生,但船工们习惯了,认为是命中注定。他们常说:“挖窑的埋了还没死;驾船的死了都没有埋。”就好像歌谣里常唱的:“勇士保妨刀下死,将军难免阵前亡”一样,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,这就是放毛板船的人的性格。

  放毛板因为危险大,因而船上就多了许多忌讳和讲究:甲板部分叫踩舱,前面的舱叫龙舱,中间有戽舱和做厨房用的火舱,后舱叫睡舱,通常水手们在龙舱睡,长守和舵工师傅在睡舱睡。船上最忌讳,绝对不能讲不吉利的字,“翻、打、滚、烂、沉、洗、问”等都要叫用别的字代替。例如:翻个边要讲拨个边;打牌叫抹牌;洗脸叫抹面;水滚了讲水开了;烂了讲霉了;新化城里叫新化浮里。新化话讲淹死叫“问”死,因此连问答的问也避讳改为了“聘”,“我问你”讲成“我聘你”,“请问”讲“请聘”等等。船工不仅在船上忌讳这些字,回到家里和日常生活中也忌讳不讲,久而久之,家属们固然习惯了,至今有些年纪大的人仍就习惯性地使用那些避讳的字。

  同船当船工行话叫弟兄,也叫搭褙子。水手的日常工作,除撑篙划桨外,一是舀潮,就是舀从船缝漏进的水,鳅船渗水不多,而毛板船每次要舀七十来戽斗水,一戽斗水有二十来斤,四个小时要舀潮一次,昼夜不得间断,非常辛苦的。二是轮流做饭。船上做饭烧水都在火舱,火舱虽然不宽,却完全是间小厨房,锅灶菜橱一应俱全。毛板船上的人,工资高。吃得也很好,那时,资江两岸的农村,普通人家米饭和荤菜很少见,而船工行船时则放开肚子吃。

  船老板的兴与衰,都寄托在神灵,靠河神保佑。因此,在造船、开船(放毛板船)、停船和到岸时都要祭奠“老爷”。由大舵手杀一只2-3斤的雄鸡,将鸡血淋在事先准备好的香纸上,把整只雄鸡和一块猪肉在水里稍煮一会,捞起,摆上酒,燃起香纸,请起王氏王爷、杨四王爷(古时驾船的能手,农历六月六日生)、地主菩萨保佑洞庭王爷、楠木王爷、开船老爷:伏以起心动地,天地皆知,起心动地,神灵皆知。今有××庙××土地××人开船去××地(汉口),请起开船老爷保佑一路平安、乘风相送,滩滩有水,路路有泓,一路滔滔到××地(汉口)。敬完神后,船工们饱饱地吃一餐,叫“打牙祭”。在吃饭时叫鸡头名曰“凤凰头”,只能奉敬给舵师和走上水船的头篙吃?!断绿哺琛分谐?ldquo;每人半斤酒与肉,敬了佛神吃一餐(开船)”、“王爷公公来保佑,顺风相送放泥(灵)滩”、“老板水手把船上,祝告天地并三光”、“到岸老爷打一敬,大家兄弟把心宽(停船)”。

  毛板船有四个比较大的码头,头一个在邵阳,主要是装载牛马司生产的焦煤;第二是冷水江的沙塘湾,装载金竹山毛易铺一带的柴煤;第三个是新化县城的宝塔底下,也是船最多的码头;第四个是县城下游十五里处的太洋江,那里是资江最大的支流汇入资江的河口,县城以西几条大溪流都从太洋江流入资江,沿这些溪流两岸新产的煤都由此装上毛板船开出去,包括有汝溪、洋溪、云溪、石溪、广阔的地域。属这几条溪的船叫小河帮,实力可以和沙塘湾、宝塔底下两个码头的船(大河帮)抗衡。实际上宝塔底下的毛板船有很多是属于小河帮老板的,所谓大河帮、小河帮只是个大致的概念,船到了益阳,就不分大河、小河都是毛板帮或宝庆帮的了。(新化历来属宝庆府)

  毛板船上船工的工资高,也吃得好。从新化开船,到达益阳湾船,都要祭龙王爷,用三牲福礼。一只雄鸡,一条鱼、一大块猪肉,祭完就由船工食用,叫祭老爷。祭礼的肉类都只煮个半熟,祭完再加工切片炒煎,鸡鱼的吃法和平常差不多,猪肉都另有风味。

  经过一番烹煮,猪肉的肥腻基本上到了汤里,加工时切成大块肉片,加上辣椒大蒜,再下锅炒熟,肉质松软,鲜甘而不腻,十分可口。川菜馆有名的回锅肉就是这样烹调的,在新化,因为船上吃得多,也叫“船拐子肉”。猪肉的分量基本上按每人半斤准备,山河行船,舵工水手共计十人,再加上一个“长守”(老板的代理人,掌管所有的经济事务),共计十一个人,祭老爷的猪肉不少于六斤,加上一只两三斤的鸡,三四斤重的鱼,满够吃了。

  船上吃上好的米,不吃剩饭,尽肚子吃,菜肴平常也丰富,那时候牛肉比猪肉便宜,小鱼比大鱼便宜,吃牛肉、小鱼比蔬菜多不了好多钱,有“牛肉鱼崽当小荤”的俗话,毛板老板是大老板,只求船顺利到达汉口,并不计较船工吃多吃少,伙食都由长守记帐,实报实销。不仅船工放开肚皮吃,有点关系搭船去益阳汉口的,船上也不收伙食费。所以凡是那地方从事毛板行业的人比较多的,亲朋戚友搭毛板船去益阳汉口十分方便,只要敢冒点风险就行。

  毛板船行业的繁荣与发展,带动了资江沿岸,主要是梅山地区新化县采煤业与运输业(主要是小驳船与挑运)的发展,随之而兴旺的是沿河的码头市镇。毛板船运输,盛于清末,衰于民国,止于1958年拓溪水电站的建设。

  二、宝庆码头

  宝庆,是邵阳地区在明清时期的历史称谓。清朝嘉庆年间,湖南宝庆府下辖新化、邵阳和武冈三县,当地盛产杉木、煤炭、土纸和笋子。汉口“九省通衢”,水陆交通发达,是理想的商品流通的大市场,于是一些宝庆人(主要是新化人)以杉木造船,然后载上一船煤炭、竹子、纸张、茶叶之类土特产顺水来到武汉,在汉江边找到了一个避风港。由于回程乃逆水行舟,因而跑汉口的船就设计只用一次,连货带船一起卖。船上的水手,大多留在汉口做了码头挑夫。久而久之,赚了钱的或出苦力的就在集家咀附近或盖房或搭棚子居住,并在附近建了专用码头——宝庆码头。

  道光年间,新化籍商人何元崙主持在正街南侧、汉水岸边修建了五层楼的宝庆同乡会馆。当时各县经宝庆码头运到汉口销售的大宗物资,成交金额分别达到:煤炭一百二十万银元、木材八十万银元、纸张六十万银元、茶叶二十五万银元。时有歌谣称颂宝庆(主要是新化)人:“头顶太阳,眼眸邵阳,脚踏益阳,身落汉阳,尾摆长江掀巨浪,手摇桨桩游四方”。湖南人素以“霸蛮”著称,凡事不服输,不信邪,做事不屈不挠。在湘帮中,宝庆商人尤以“霸蛮”著称,很具代表性,当年“湘商”霸蛮精神就是新化人此时在武汉打出来的。彼时有这样一句民谣,“天上的九头鸟,地上的湖北佬,十个湖北佬,抵不过一个宝古佬”,可见晚清宝庆商人名气之大。而这种争码头的行为,过去习惯以府州为地方单位,新化属宝庆府,争码头是用宝庆府的人的名义出面的,所以码头叫宝庆码头。新化民风强悍,蛮勇尚义,打架猛勇向前,是宝庆码头的主力,历来在益阳、汉口驰名,外帮的人称为宝古佬,自己自称为宝庆帮或宝帮。其实所谓帮;是指属于某个地区的一帮人,如湘乡人叫湘乡帮,江西人叫江西帮,与青帮、洪帮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武汉三镇扼长江中游,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每当改朝换代,定然遭到兵燹之劫,经过多次战火,街市码头多半成为废墟,原有的地界难以找出,所有地契字据也茫然无存。于是,在新的王朝建立,社会秩序安定城市恢复繁荣之后,码头地界的争执,“文打官司武打架”就成了普遍现象。又因当时宝庆码头是汉口最大最好的码头,故常引起他省商帮的觊觎争夺。从清嘉庆初年起到武汉解放的140年中,宝庆(主要是新化)商人为了维护其在宝庆码头的利益,与其它帮派尤其是与徽商进行了无数场械斗。清嘉庆初年,宝庆人占据龟山头斜对面回水湾码头。由于宝庆帮船只路远,往返时间长,当初又没留专人看守,宝庆码头开辟后不久,徽帮便乘宝庆帮返船之机占了码头,由此引发了两帮长达百年的码头争夺战,其中大战三次。

  嘉庆中叶,宝庆帮与徽帮因争码头发生激战。宝庆商人何元侖献计,运动新化籍侍读学士刘光南出面干预,恰巧刘光南乘船上京,路过汉口时徽帮阻其船只靠岸,刘光南大怒,便通过自己的权势,多方打点,最后以射三箭的方式,划定了宝庆码头上下游和内陆的界限,并亲书界牌,指定何元侖等人看守码头,将界内的非宝庆船只船民统统赶走。

  咸丰六年(1856年),湘军将领刘长佑将曾国荃请到宝庆码头,给宝庆帮壮声势,受到何元侖的盛情款待,后称为“丙辰盛会”。丙辰盛会后,七十多岁的何元侖气势大壮,操练人马,准备随时找徽帮寻衅?;瞻锊桓适迫?,也暗中教习武功,率先袭击宝庆帮。此战最终以徽帮败退告终,宝庆帮趁机扩大地盘,横扫江岸,将上至大水巷,下至沈家庙,内至广福巷的区域全部划归宝庆帮。

  1889年,徽帮看到淮军首领李鸿章等人在朝中做大官,就到衙门同宝庆帮打官司,想以权势压人。当时的汉阳知府程庆煌是下江人,又得了徽帮一大笔银子,便偏向徽帮。程庆煌派人到宝庆码头拆房子,想赶走宝庆人。宝庆人集合人众,痛打了拆房的官差,程要严惩宝庆帮。宝庆帮里有人献计反告程庆煌受贿,又四处扬言要进京告御状,程不敢再有偏袒,便想出一个极残忍的手段来判定码头归属。他找到一双练武用的铁靴烧红,声称只要哪一帮中有人能穿上红铁靴走上三步即胜。宝庆帮有个姓张的理发匠自告奋勇,穿上铁靴走了五步后倒地,程只得将码头判给了宝庆帮。这位穿鞋的老人是新化白溪人,船工出身,为了家乡人的集体利益,勇敢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。后来宝庆码头上给他建了个小庙,叫张公祠,解放前还在,不过年代久远,张公的名字在为没有文字记载,也没人能记得了,但张公却永远活在宝帮人的心里。

  当时的宝庆码头具有以下几个特点:

  第一是占地面积宽,上下一华里,向岸里面纵深半里,包括有宝庆正街、宝庆二街、宝庆三街,和宝庆一巷至九巷,板厂一巷至九巷,二九一十八条巷子,几乎等于过去的一个小县城的全部面积。

  第二,居民几乎全部是宝庆府的人,而新化人则占百分之九十左右,六十年代以前,宝庆码头上只听见一片新化话,进了宝庆码头就如同进了新化的城镇一样。不仅如此,宝庆码头只准许宝庆府的船停泊,外帮的船只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在码头上靠岸,这更是其他码头没有的特殊现象。八十年代人口普查时,武汉市(含武昌、汉阳)共有新化人及后裔九万左右。

  第三,宝庆码头是当时汉口的一段最好的码头,即所谓的黄金地段。它位置在汉水汇入长江的进口处靠里面一里多的地方,当时长江岸边没有现代化的码头,长江风浪大,木船都在里河(汉水)两岸停泊;而靠近当时最繁华的汉正街的码头,更是??看白罾硐氲乃?,所以这段码头是各个帮会垂涎的对象,谁都想占为已有千方百计想夺得码头的控制权。

  宝庆码头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产物。到抗战爆发,宝庆码头上新化裔人口已达5万,而当时新化县城才3万人,宝庆码头人口和地盘超出新化县城,因此人们称之为新化的一块“飞地”,是“新化第一县城”(或叫第二县城)。

  本节参考文献

  [1]邹息云.梅山毛板船与宝庆码头[M]娄底优秀文艺作品选.民闻文化研究卷.湖南文艺出版社,2006.

  [2]田希凤,袁征.孕育于古老蛮荒的一枝奇葩[M]娄底优秀文艺作品选.民间文化研究卷.湖南文艺出版社, 2006.

  [3]罗元实.资水滩歌[J].梅山文萃,1999(1)。

  [4]李晓容.《资水滩歌》与毛板船.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,2009

[审核:袁晓晖]
 
  相关新闻:
扫一扫进手机
扫一扫进手机
扫一扫进手机
关于我们通讯员注册友情链接下载中心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广告联系
中共新化县委、新化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新化县委宣传部承办 新闻热线:0738-3238002
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2006099号-1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