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查找

红网新化站旧站 新化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 新化新闻网 收藏本站 收藏新化新闻网 在线投稿  投稿邮箱
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股份有限公司 红网新化站

 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红网新化分站 > 人文地理 > 梅山文化 > 内容阅读

梅山歌谣与楚辞《九歌》

  地处沅湘之间,时始秦汉之前的梅山文化,是荆楚文化的嫡系亲支。这已经1988年武汉长江文化研讨会所确认。然近10多年来,有关这方面的本证和他证却寥若晨星。作者遍览历代楚辞名著,苦搜梅山歌谣,试就梅山歌谣与楚辞《九歌》的渊源关系做初步探讨,以就正于海内外学者方家。

  (一)

  楚辞即先秦楚国的文辞,楚国的调儿,属于南方文化系统。中国文学史自有了《楚辞》,整个中国文化都楚化了。据说,唐代诗家有人不读《诗经》,但没有人不读《楚辞》。宋代有人说过,只要洞庭湖存在,社会就存在。由此可见,《楚辞》对中国文学有着何等重大的影响。

  《楚辞》的创始人和代表者是屈原。他是战国时楚国的政治家,是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最杰出的诗人。他开我国古典浪漫主义文学之先河。有人把他的全部作品分为三个部分:一是以《离骚》为主,附讲《远游》、《卜居》、《渔父》、《九章》;二是以《九歌》为主;三是以《天问》为主。历代的楚辞研究者,都遵循后汉校书郎王逸的观点,把《九歌》排于《离骚》之次,而居《天问》、《九章》之前,从而可知《九歌》在楚辞中占有何等重要的地位。

  《九歌》是南楚民歌。“昔楚国南郢之邑,沅、湘之间,其俗信鬼而好祀。其祀,必使巫觋作乐,歌舞以娱神。蛮荆陋俗,词既鄙俚,而其阴阳人鬼之间,又或不能无亵漫淫荒之杂。屈原既放逐,见而感之,故颇为更定其词,去其泰甚,而又因彼事神之心,以寄吾忠君爱国眷恋不忘之意。”这是南宋儒学大师朱熹的看法。到明代嘉靖年间,汪瑗在他的《楚辞集解》中,率先把《九歌》中的“湘君”与“湘夫人,视为一对配偶神,从而把《九歌》拉回到了民歌的真实地位。因为古代民歌,没有哪一首不谈爱情的。当代著名的楚辞学大师姜亮夫在他的《楚辞今绎讲录》中,明确指出:“《九歌》里的《云中君》是月神,《东君》是日神,日月配对,配成夫妇神;《大司命》和《少司命》配成夫妇神:《湘君》和《湘夫人》配成夫妇神;《山鬼》和《河伯》配成夫妇神。这样拿人间的力量把神扯到一起,体现了民歌的真正特点。”

  (二)

  从有关梅山文献的记载和现存梅山歌谣的沉淀,完全可以证实:梅山歌谣与楚辞《九歌》是一脉承传的。

  首先,从开梅山建县邑时的文献看,这里确有许多关于祀神的记载。北宋熙宁五年(1072)参与开梅并竭力奉行王安石新法、核闲田以均给梅山瑶民的吴居厚(1037—1113),在描述当时风俗的《梅山十绝句》中就有:“迎神爱击穿堂鼓,饮食争持吊酒藤。莫道山中无礼乐,百年风俗自相承。”另一位“梅山曾共听蛮鼙’,的大诗人郭徉正(1035—1113)在《公择鄂守学士三堂请雨》中,则写得更生动:“庙门斜开压江浦,红裳小巫来击鼓。太守焚香令致词,愿驾苍龙作霖雨。”

  其次,从对梅山教主张五郎的颂歌看,保存着对偶夫妇神的痕迹?!墩盼謇筛颉分杏姓庋母璐?。其一是讲述其来历:“相传古代楚国内,三年无雨大灾荒;饿死黎民无数计,暴尸遍野无人葬。国主楚王着了急,诏谕满朝想良方。请来两位师公到,金銮殿内设坛场。巫法真人是师父,徒弟就是张五郎。师徒坛中做神法,祷告神灵与上苍。有灵有感见大效,果降大雨洒楚邦。黎民百姓都欢喜,楚国庄王心若狂;就在金殿设筵席,嘉奖师徒神通广。五郎原名张五即,皇帝赐点就成郎。从此梅山有神教,祖师就是张五郎。”其二是讲述其配偶神急急的来历:“太上老君神法好,五郎投师进家堂。师父有个娇娇女,急急如灵才貌双:每天送饭看形势,知道五郎有苦尝。急急如灵早有意,内心原已爱张郎。”

  再次,从爱情歌谣对唱的形式看。梅山歌谣与楚辞《九歌》也如出一辙。如下面这首:《妹妹爱哥聪明人》。女:“妹妹家有七个兄弟七条棍,”男:“我做老鼠钻洞门。”女:“妹妹闺房隔有屋脊一千重,”男:“我做燕子飞进宫。”女:“妹妹是那花园花一朵,”男:“我做蜜蜂采花心。”女:“妹妹是那深潭金丝鲤,”男:“我做太公钓鱼翁。”女:“妹妹是那天边蛾眉月,”男:“我做星子伴月行。”再如《庆娘娘》中的《送郎回情》:女:“相公在上听原因,听我奴家说分明:莫嫌奴家容貌丑,缺少陪伴不欢心。奴家年方十六岁,侍奉相公尽我心。暂留相公半个月.莫恨奴家莫怒心。”男:“娘子讲话好聪明.何必阻留苦叮咛。学堂读书功夫紧,耽误书文并光阴。书中自有黄金宝,龙虎榜上想标名。娘子双手不必扯,十六团圆后有情。”

  最后,从语言学的角度、文学的意味和修辞学等方面看,梅山歌谣比之楚辞《九歌》,其生动多样性、感情浓厚性、活泼天真性、方言俚俗性和含蓄趣昧性,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如《郎在高山种苦荞》:“郎在高山种苦荞,情姐搭信要枕头。十八少年姐,你要枕头我答应有,问你真心到不到头?十八少年哥,自己的夫妻都难讲到头话,露水的夫妻到得头?天下的江山不换朝!”其中“苦荞”与“枕头”,比之《湘夫人》中的不忘草“杜若”更粗俗,而“真心到头不到头”的问话,比之“思公子兮未敢言”,更要大胆坦率得多。再如《抬头望见姐咯屋》:男:“抬头望见姐咯屋,想起姐咯情意好心孤。先前只讲你屋檐滴水落了底,哪晓得你餐橱里铺碗有翻复,丢掉我情郎在半路!”女:“只怪得背时咯屋里规矩紧,糠皮子搓绳拴得妹好哭。听见狗叫只盼郎来走,闻到风声也想郎来箍,梦里成亲总在郎的茅草屋。”其中不少方言土语,都是梅山地区所特有,非梅山人不能竟读。如“咯”读音“果”,是“的”字的土音,在任何字典和词典中是查不到的。

  ——原载《诗词半月刊》报,后为《文化与旅游》

  《梅山蚩尤文化研究文选》所转载

关于我们通讯员注册友情链接下载中心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广告联系
中共新化县委、新化县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新化县委宣传部承办 新闻热线:0738-3238002
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2006099号-1 新化新闻网 红网新化站